1981年一飞行员酒后失言执行任务时提前离开邓公:影响很好

2022年10月9日
hthcom
没有评论

蒋介石败退台湾之后,决意好好经营这座小岛,将其变成稳固的后方,一旦时局有所变动,他便可以倾全岛之力,“反攻”大陆,再次与争雄。为了实现这一“宏伟”的计划,蒋介石开始进行高压统治,清除岛内“赤化分子”,稳定人心,同时严格约束部队,使他们变成“蒋家军”。蒋经国接过台湾的治理权之后,进一步强化对军队的管控,结果引发了大量军官的不满,其中有些人干脆弃暗投明、奔赴大陆,比如黄植诚。

黄植诚1952年出生于台湾一个军人家庭,父亲和二哥都是飞行员,他从小耳濡目染,对飞机、机械很感兴趣,高中毕业后,黄植诚在家人的坚持下,进入空军军官学校学习,1973年毕业后被分配到某战斗机联队见习,因为技术过硬,很快得到提拔,历任分队长、考核官,是台湾空军的精英飞行员之一。

原本黄植诚是抱着一腔热血,想要保家卫国做人民英雄,可台湾当局对军队的强力控制与审查让他倍感压抑,联队中的人事斗争与政治迫害将他心中的希望一点点激灭。他开始感到迷茫,对未来逐渐失去信心。就在此时,他意外得到了一份来自大陆的《告台湾同胞书》,其中激昂的文字让他心潮澎湃,对台湾当局的痛斥引发了他的共鸣。

黄植诚由此对大陆产生了无限的向往,他开始搜集一切与大陆有关的东西,从中了解新中国日新月异的变化。此前,教官告诉黄植诚,大陆很穷,老百姓整天吃糠咽菜,生活水平根本无法与台湾相提并论。可黄植诚从被海警抓来的大陆渔民口中得知,大陆早已脱贫,顿顿吃的都是精米细面。

这让黄植诚更加憧憬大陆,他很想亲自去海峡对岸看看,领略祖国的大好河山。有特务注意到了黄植诚“左”的动向,秘密上报给监察部门,黄植诚随即被叫去训导。此事令黄植诚很是不满,他不想再这样被人当囚犯一样监视着,他想要自由。经过一番深思熟虑,黄植诚决定驾机去大陆,永远摆脱这个令人窒息的小岛。

1981年8月6日深夜,黄植诚悄悄走进母亲的卧室,挥泪向母亲告别,随后又和好友喝了一顿离别酒,期间,黄植诚举杯高喊:这是咱们一起喝的最后一杯酒。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这句话很快就传到了监察部门的耳中,黄植诚再次被叫去训导。这还不算完,第二天,他又被联队长请到办公室谈话。

黄植诚意识到台湾当局已经对自己起疑心了,他不能再等下去了,否则很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前往大陆了。8月8日,也就是黄植诚与亲友告别第三天,他正好有飞行任务,于是临时起意将计划提前,他在登上飞机之后,关闭无线电通讯系统,同时超低空飞行,以躲避台湾雷达的侦测。

没过多久,黄植诚抵近大陆,他立即用公用频道呼叫,请求在福州机场降停,得到允许后,他迅速操纵飞机缓缓落在跑道上,随即将他带到福州空军部队总部保护起来。几天之后,黄植诚驾机起义的事情传遍了全国,党中央特地奖励他65万现金,并送他去参观了东北的工业基地,随后邓公接见了黄植诚,亲口对他说“你的行为带来了很好的影响”

空军在考察了黄植诚后,将他吸纳进部队,安排在学校做教学工作。后来,他又被调到后勤部任职,1995年,他被授予少将军衔,进入新世纪后,他因身体状况不佳,被准予离休,不过他并未因此就“两耳不闻窗外事”,在爱心人士的支持下,他建立了一座航校,专门培训两岸青年飞行技巧,为两岸关系进步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其实,在上个世纪,台湾大多数人还是希望两岸统一的,毕竟同宗同源,都是炎黄子孙。但些许人为了自己的利益,不惜故意割裂大陆与台湾的关系,给台湾青年灌输负面思想,可想其险恶用心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